应当轧你嘴

我和查理同学,不,现在应该是番薯同学,一般不干涉对方的交友自由,我们都没有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势。谁没有几个不靠谱的朋友呢?再说了,咱们夫妻感情再好,也不能做到无话不谈,果真无话不谈那不成了闺蜜了吗。总得给对方留条活路。

“朋友”其实也分三六九等,记得上大一英文口语课的时候老师讲,要见人下菜碟儿,不同关系的人说话不同口气。从感情亲疏依次分为:哥们儿、好友、熟人、点头之交……拿我来说,我只希望一级闺蜜跟我有类似的人生观价值观,跟我性格迥异南辕北辙的朋友太多了,我又不打算成立政党,何必要求人人和我同声同气。

话说番薯同学有一个朋友,我不知道应该属于上述哪一个类别。此人做记者出身,本身就比较血气方刚、天真无邪,又因为职业的关系,专管针砭时弊、鸡蛋里面挑骨头,对社会习惯性地存在诸多不满,被他一说,我国早已千疮百孔岌岌可危,当务之急是搭上一艘诺亚方舟,去往西方极乐世界——你都估得到,我会发出怎样的频频冷笑,然而我也就是背地里冷笑两声而已,人家大概还嫌我麻木不仁呢。

后来此人移民去了外国,因为“那里才是人待的地方”。出国对他而言,是“免于恐惧的自由”,一草一木都让他有劫后余生的幸福感,言必:“这要是在中国……”就跟他受过多大迫害似的。而外国没有污染、没有腐败、没有拆迁……只有甜甜的空气和蓝蓝的天,连在街上让土著流氓给揍了,到公立医院急诊室坐了六小时没人搭理,仍然感动不已:那是因为民主才导致效率低,说明人家没有特权阶级——您贱不贱呀,人特权阶级早躺在私立医院的床上了好不好。

我一个在领馆工作多年的朋友说过:不是外国好,是您没见过世面好不好。见过几个西人、打着一份本地人不愿意打的工、写几个程序、顶着一学位窝在实验室里坐着,西方主流社会的肮脏能让您瞧见么?我一看见自诩懂政治学政治的人幼稚地盛赞美国民主,我就要发出冷笑来,我这个鼻子早晚是要笑掉的。

番薯同学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一直还将此人列为朋友,直至该愤青开始信教——我并不反对宗教,但是愤青是有本事把任何教都信成邪教的,正好比,枪并不可怕,端在傻子手里的枪才可怕。藏独闹事的时候,此人力挺西藏人和大喇嘛,居然拿“基督宝血”说事儿,番薯仔也实在“相对无言,唯有雷千行”了。

好,轮到地震了,毫无悬念地,CNN说什么,他就说什么,只有人家没想到的,没有他说不出来的。泼墨跟我说,看到题目为《中国政府此次让西方媒体没有话说》的文章就要冷笑:用的着管丫西方媒体说什么吗?且不去讨论这件事在国际政治中的砝码,不管是西方流氓媒体还是中国傻逼愤青,一个人想说话的时候,又怎么会没话说呢?一质疑中国政府的反应能力差,地震8小时后才改为一级响应;二质疑救灾指挥混乱,自己没能力还拒绝帮助;三质疑地震倒塌的学校建筑质量问题……还发篇文章过来叫《比纳粹还不如》,意思是纳粹尚存一丝人性而中共草菅人命,亏番薯仔还给他脸认真驳斥。此人没捐钱,理由是他觉得当下救灾不缺钱,他大概觉得中国缺的就是他这样的指路明灯。我跟脑残一向没话说,只是听说他埋怨:“救灾总指挥就知道哭……”忍不住托番薯仔捎去一句问候:“换了是你在现场恐怕就知道尿了。”

跟我熟的人都知道,作为一名外号叫诸葛谨慎的同学,我这个BLOG一直是绕着雷写的,不要说亲朋好友了,连我们见过面的熟人也是尽量不得罪的。不过你听过少马爷志明的相声《纠纷》么?甲乙二人因交通事故起了摩擦,乙的自行车碰了甲,而甲嘴欠骂了乙,俩人扭打着去派出所。以下请以天津口朗诵:

纠纷甲方:警察同志,他轧我脚啦。
纠纷乙方:轧你脚?应当轧你嘴!

应当轧你嘴》上有35个想法

  1. 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不在众人一致的口径中说出一点不同的什么来,那就不能证明他的特别。
    我们在国内,管他丫西方说啥。蠢人的话不能去接。

  2. 谨代表自己万分感谢此等生物离开我等低劣国土过上劫后余生的新生活,并向其表示最真诚的祝福祝愿恭喜发财冰雪聪明落地开花有多远死多远~

  3. to 青空:我一口气念完了也~

    另外,这部分人还是都投奔自由去吧,少几个SB脑残祖国的进步恐怕还快一点

  4. 即使是对敬爱的YK姐姐还是要说
    在国外的人幻想着国内的美好,
    在北京的外企幻想着中国的美好,
    多少是可疑的.

    有些人是傻叉了点,但不代表他所支持的和反对的东西就有问题.
    cnn比cctv您说哪个更混蛋呢?

  5. 我几乎可以听出你问题的潜台词是什么。

    不,谈不上谁更混蛋。每个媒体都为本国政权服务,正像每一个政权都体现少数人的意愿。不见得中国就比外国好,有些事情上中国就像外国一样糟。

  6. 唉!今天去听音乐会,指挥一上台乐队奏出第一个音符开始,后排二位就老小声嘀咕,然后我就自然地想起了你这个文章的标题。

  7. 追今抚昔,几年博看下来,外号叫诸葛谨慎的博主先后踩了超女、宗教、政治三趟浑水,一水更比一水浑。

    真是有人烟处有江湖,谁也躲不掉。

  8. 前兩星期某次家宴有位高半輩的人也講了這種”捐錢沒用,救災不缺錢”的話,當時本來就堵得慌的我忍不住當下就拉了臉:照你說啥也別做最幫忙!滿屋的人都靜了。

  9. 这。。。。。。
    虽然您很可爱,写的东西我很喜欢,可我一定要说:
    爱国不爱D有错吗?
    他再怎么骂那也是骂D骂ZF,有错吗?
    再说他是做记者的,接触的黑暗面比平常人肯定要多的多,他会愤怒,难道不说明他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吗?难道就因为他生气的对象是和我们同国籍的,所以他就SB?
    连下一代的婴儿都要通通毒死完的反人类ZF,义愤填膺不应该吗?
    国外再臭狗屎,也没有大头婴儿,豆腐渣学校,如果您都觉得烂,哪个更烂更该骂?国外差劲的地方不代表国内同样差或更差的地方就有合理性啊。
    捐钱也要看怎么捐,壹基金我捐过,其他的都拉倒吧。因为捐钱的目的是救人,如果明知捐的钱会变成巡洋舰陆虎啥的,还要捐,那只能说捐钱的行为是自私的,仅仅为了满足自己的道德需求。不仅没有帮到灾民,反而满足了那群混蛋的私欲。如果大家能联合起来,款项用途不透明,糊涂帐,就都拒绝捐款,看他们怎么办。如果大家都拒买蒙牛伊利这样的无良厂家的产品,不早就倒闭了吗?ZF不作为,民众也浑浑噩噩,所以接二连三的爆出大头婴儿,三聚氰胺,性早熟等匪夷所思的奇闻。
    我相信这次圣元事件过后,大家还是该买啥买啥,该喝啥喝啥,促销的时候老头老太抢的欢。悲剧依旧一桩连一桩。

    • 我没有说过骂党骂政府就一定有错,但更不认为凡骂党骂政府的就一定对。

      我不认为任何观点是错的,只要观点背后有思考过程。肩膀上既然扛个脑袋,得闲就得用一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