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27

长假里我哪里也没去。沈军打来电话,我确实闲着,又欠他的情,说好请他吃顿饭,结果倒是他付的帐。这算约会吗?我觉得不是,他可能有点喜欢我,但他知道我是谁呢?在他看来,我大概是个滑稽可爱的人,看电影时喝啤酒吃鸡翅,临走连包都不记得拿。我不能给他此种幻觉,事实上我与可爱二字差着十万八千里。一个不快乐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可爱的人?因此吃完饭他提议再去看一场电影的时候被我婉拒了。

这不是一段感情的开始。我也喜欢有个知情识趣的人陪我,但凡事都得付出代价。你会随便要别人的钱吗?别人的感情与时间难道就不值钱?就算他愿意,我也不能白白占他的便宜。

我叹一口气,我就是太明白事理了。不然我一早去追求周致远。想到这儿又觉得可笑,就跟自己有多大魅力,勾勾手指就能马到成功一样,真可耻。人家有没有家室是一回事,人家爱不爱你又是一回事。做什么春梦呢。

从小他们都教我们努力争取,因为“一切都是可能的”。长大以后发现不能这么乐观,只有坏运气是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好的不灵坏的灵”。

张家明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苗子被公司派出国培训,他闲得无聊,叫我一起到周致远家打牌。我心里一万个不想去,又不能推得太露骨。为了尽量显得轻松自然若无其事,我连头也没梳,随便罩上件绒衣踏上脏球鞋就走,张家明忍不住叨唠:“您也换件出客的衣裳行不行。”

我不以为然地说,“我就这点出息,嫌我丢人别带我出去,不就是打牌吗?又不是坐台出条子。”

说的虽横,到了周致远家,我还是变成一副斯文有礼的样子。我们都不玩麻将,四人做成一桌打“拖拉机”。我和张家明一伙,他们夫妻俩对家。我的手气出奇地好,一直遥遥领先。这一把又轮到我坐庄,牌好得不像话,轻而易举赢了他们,连张家明都说:“打得真没劲,敌我力量也太悬殊了。”狂笑着去拿啤酒。

郑晓筠说:“怎么回事今天?中国人民还站不起来了!”

周致远也笑:“差不多行了啊,再这么着我们不玩了。”

我笑着洗牌,因为大家平时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所以我笑着说:“你们看我这手好牌,就知道我个人生活有多不幸了。”

郑晓筠说,“得了吧,那是你眼界高。”

我本来是开句玩笑,给她这么一接口,倒像是我真的恨嫁似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尴尬着,郑晓筠又笑:“我倒有心给你介绍一个,就怕张家明跟我急!”

我这下真的服帖了,这周嫂子为什么认定了我和张家明是一对?我转头看一眼周致远,他咳一声,从我手里拿走一半的牌,“来,我帮你洗牌。”已婚太太们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乱点鸳鸯谱。大概在她们的世界里,世上万物都应成对出现。咱们适龄女性,若是还不结婚,仿佛脑门上仿佛就凿着不正经三个字,是专门用来给她们调笑的。

我有心告诉她张家明已经有女朋友了,但张家明的私事,恐怕还要张家明自己来说。而且说了有什么用?她多半又认为张家明移情别恋,我反正总脱不了干系。

我忍不住又看了周致远一眼,这么个明白人,怎么不管管自己的老婆?还是他也觉得我和老张有暧昧?我憋了半晌,才若无其事地说:“好啊好啊,多介绍几个,不介绍我跟你急啊。”

我们三人这才如释重负地笑了。郑晓筠并不傻,她总归也看出我并不爱讨论这个问题,顺势就住了嘴。一时气氛有点僵,直到啤酒来了,大家忙着找杯子,乱了一回,才混过去。

这顿牌打到很晚才散,路上张家明问我:“你怎么了后来?又不高兴了,你这人脾气真难伺候。”

给他这么一埋怨,我才真来了气,冷笑道,“您老还别这么说,我让你们伺候我了?嫌我别扭,大可不必搭理我,我也不等你们谁搭救!”说完拦了一辆出租就走,倒后镜里看到张家明已经气白了脸:“这个人!”

我心中略有歉意,张家明其实是无辜的,无端捱我一顿脾气,但是人生在世,谁不受点气呢?我就活该让郑晓筠羞辱?我所做的所有错事,也不过就是爱上他丈夫。

寻找一九九几:27》上有24个想法

  1. 楼上的布鱼同学,鉴于YK没有满足我对火爆热辣、R级情节的一再要求,我正“以沉默以眼泪”来进行无声抗议。

  2. 要过新年了,希望你全家都幸福安康!
    新的一年,可以看到你更多精彩文字!!!!!
    衷心祝福!

    你的资深粉丝!!

  3. 不管什么原因,泼墨,偶挺你。
    不为别的,你的名字我喜欢。
    又:以眼泪,以沉默,举牌抗议呀!
    人家静坐绝食抗议还在头上绑用番茄汁写就的白布条呢!

杭州705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