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一九九几:26

第二天早上老板宣我去小会议室谈话,我明知道不是谈工作,所以连个小本也没带。辞职定规要走这样的过场,不管多不喜欢你,上司也要循例问问原因、假意挽留一下。

然我的老板总能出人意表。我们在小房间面面相觑,她突然无比诚恳地倾身问道:“安,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我非常不习惯这样的坦白,惊吓之余也问了句奇怪的话,“我为什么会对你有意见?”

“前段时间,你的工作比较繁重,压力本来就很大,昨天又因为广告公司的事闹了一个小误会——”她说着说着动了情,“你的工作能力很强,这我是知道的,但是前一阵升了妮娜,没有升你,我觉得你很不开心,也许你还有别的不开心……”

我渐渐从她这篇匪夷所思的表白中清醒过来,真可怕,什么时候办公场所也开始流行真心话大考验?为免双方更加尴尬,我只得打断她:“这个……我确实不太活泼,但是没有不开心啊,怎么有同事投诉我的工作态度吗?”

她摇头。

“我其实……不是一个将个人情绪与工作混为一谈的人,我开心不开心,也与工作没什么关系吧。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老板觉得很无趣,本来大概她是想用怀柔政策跟我上演抱头痛哭的。她出了一会神,改为劝我晚两个月辞职,新总监也许还要找我谈谈……新总监与我有什么好谈?连我等小卒子辞职都要去面圣,他老人家还干不干正事了?无非是怕我手头的大项目没人管。

我干脆直接说:“所有的广告已经都已经在做完稿了,一切都在按计划走,剩余这一个月我会把后面的事安排好的。”

你别说,这样赤裸裸地也有好处,但若一天不辞职,我也作不了这么泼辣。

跟人事部再谈一次之后,终于获准了辞职。还余一个月的时间,容我把手上功夫做完。我不再上蹿下跳地加班,轻而易举地做完表面功夫。但每天仍然准时出勤,绝不早退——为什么不呢?我最享受辞职以后的日子,全体同事忽然对你友爱起来,因你不再具有威胁性,即便有事找你,也客气万分,举手之劳就千恩万谢,不象以前,简直是家生奴才,累死活该。

我并不太急着找下一个工作,跟两个猎头有一搭没一搭谈着。张家明和苗子进入干柴烈火的阶段,整个人象在地球上蒸发了,我也不去打搅他,把一些好久不见的同事朋友约出来吃饭逛街。没事做的时候就去看电影,有时候带快餐进去,两场电影下来,就打发了一个晚上。

这晚我看的是一部笑片和一部爱情片,因为是连场,我买了一盒鸡翅及啤酒偷带进去吃。笑片结束的时候灯光亮起,观众纷纷起身上厕所,我也打算出去扔垃圾。坐我旁边的人弯腰拾起地上一个瓶子,抬起头来正好碰到我手上的纸盒子,啤酒罐滚落到他身上。我忙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去捡啤酒罐。

他笑笑帮我捡起来,啤酒罐里还剩了几滴,全流在了他的白衬衫上,他用手抹一抹,我更不好意思了,反复说对不起。

“没事的,”这人很随和,反倒还劝我,“不是说啤酒还能洗白衬衫上污渍吗。”

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时候忽然看到周致远拿着一杯冰淇淋走到前排某个位置上,低头笑着跟人说话。坐着那人我看不见,但也不用看,一定是郑晓筠了。他把冰淇淋递过去,微笑着坐下了。

观众纷纷回到座位,前面密密麻麻的,我连周致远的头也看不见了,但仍然回不过神来,没听见旁边青年说什么。

灯光又熄灭了,我来不及去扔垃圾,只好把盒子放回地上,坐下继续看电影。这场爱情戏拍的仍有些像笑片,我随着大家干巴巴地笑了几声,觉得自己的声音很狰狞。于是住了口,沉默着捱到终场。

散场时我挂起耳机随着人潮往出走,就在影院门口下台阶的时候,冷不防给人拍了一下肩,我跳起来。

回头看正是周致远夫妇笑吟吟地看着我。拍我的是郑晓筠,伊嗔怪我,“叫你那么半天。”

周致远问:“一个人来看电影?我们送你回去吧。”

我摘下耳机,一一回答他们:“戴着耳机——不,和朋友来的,他去了洗手间,不劳相送,谢谢。”

“五一真不跟我们去云南呀?” 郑晓筠失望地说,“张家明也不去,真没劲你们。”

我陪笑道:“已经跟人约好了。”

“去哪儿啊?”郑晓筠兴致勃勃地问。

我一时间答不上来,沉吟了一下。周致远大概觉得我不想说,轻轻拉了郑晓筠一下,“大半夜的别站街上没完没了的说,改天上咱们家吃饭聊天多好。”

我低头笑笑,有什么能瞒过他呢?真是个化解尴尬的好手。

郑晓筠挽着周致远的胳膊笑:“那说好了啊,等我们回来,叫张家明一起。”

我答应着,好容易送走了他们二位,长出一口气,简直要虚脱。我低下头,精疲力尽地用手捂着脸。

这时肩膀又遭一记,我以为他们又回来了,赶紧抬头,摆出笑脸。

一个穿白衬衫的大好青年有点惊恐地看着我,可见这个笑脸有多糟糕。“你……没事吧?”

只要不是他们夫妇,怎么都好,我精神稍定,认出他就是刚才被我弄脏衣服的那个。难道他专程追出来找后帐?

大好青年拎起一个包,“这是你的吧?”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可真糊涂了,竟然把手提袋扔在了电影院, 忙不迭地向他道谢。

“罗安是吧?” “是是,是我。谢谢谢谢。”我接过包。

“对不起,我打开钱包看了一下身份证。”

我开玩笑,“哦,那你也把身份证给我看看。”

他居然真的拿了出来:“我叫沈军,西安人,还要看暂住证吗?”

我笑弯了腰。

寻找一九九几:26》上有21个想法

  1. 哦也~觉得这回这个才是真命君子。。。虽然农历上还是07年,咱这不上演小3篡位的戏码吧?
    这沈同学难道就是新总监?。。。8好意思看多了言情,冒路人甲出来就要联系进戏剧冲突。

  2. 我最享受辞职以后的日子,全体同事忽然对你友爱起来,因你不再具有威胁性,即便有事找你,也客气万分,举手之劳就千恩万谢,不象以前,简直是家生奴才,累死活该。

    口合 口合 口合 !

  3. 这个肯定是真命天子了!!
    自上次向你表白仰慕之情后,遭到众人打击,从此不敢再多说话!
    YK,其实我每天都来看你。并积极推荐给身边友人!
    这个连载一直觉得意犹未尽,没想到你居然又更新了,真是大喜过望。
    我思量了三天,还是决定给你留意,希望你能继续写完!
    永远做你最忠实的粉丝!
    另外,你的朋友泼墨,最近好像在生气,博客也停了,希望她不要在意流言蜚语,生活是自己的,别人爱胡说,就让她胡说好了,就当看丑角表演!
    另外,其实一直很想看到你对“姜岩”事件的点评,希望能看到你迥异与别人的精彩看法,不知你是不知道,还是什么原因,就是没有任何响应!
    再另外,中国新年将至,希望你新年快乐,全家安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