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外情II

走之前,我司有位大婶(穿凉鞋短丝袜,卷花头扎马尾,前留海吹成飞机头打发胶的那种)跑过来闲聊,问我海运了多少行李过去。我老实回答:不多,20个小纸箱。真的不多啊,海运公司的标准箱很小的,20个箱子拢共不过两个立方。我一没带家具电器,二没囤货过去卖,不过是些家常用的零碎。衣物、电脑、书籍、音像制品,再帮人捎点东西。我一个朋友,前两年搬去上海短住,家当还打了40箱呢。

大婶夸张地惊呼:哎哟,20箱!你还什么都带着呀。伊鄙夷地说:“要是我,就全扔了,重新买。“

是是是,对对对,我一壁唯唯诺诺一壁冷笑。重新买?阁下脚上那双凉鞋,怕不是3年前的款式了,你怎么不重新买过一双?

是有这样的人的,无非借着踩你,表达一下她的优越感。“若是我就如何如何“,反正又不需要真做,站着说话不腰疼。跟她有什么好理论?至好随声附和,让她老人家早日圆满。

但我确实不是一个潇洒的人呢,物质能给我极大的安全感。我上街背的包,麻利一点的人好拿来出短差用了。J姐总喜欢GUCCI,FENDI那些不切实际的,拗造型的小手袋,尺寸不比化妆包大多少,连只黑超都放不进去。我挑包包,第一条是要放得下A4纸,甚至电脑…买了东西不耐烦提着,拆了袋子,通通可以塞进包里去。我从未试过拿上钥匙钱包就出门逛去,也许等我有劳斯莱斯接送那一天吧——至今还记得,有次跟小贪在大排挡吃麻辣烫,纸巾没带够,两人只得用小小一方吸油纸擦嘴,简直再也没有更窘迫的事了…真想不通当年黄蓉在江湖上一闯荡就是几个月,行李在哪里?伊们那时候还都不穿短打。

所以,身子到了,好像还只是来作客的样子。直到我那20箱子货运到,开箱把那些用熟用惯的东西取出来,心里才踏实下来(某位同学看到他电脑显示器屏幕亮起来的那一刹,险些儿就喜极而泣)。这都是花费多少精力才积攒下来的。重新买?开玩笑,那要买到什么时候去!

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回了趟北京。习惯性就提着行李奔自己家,推门才想起早已经把房子租给美国小妞了。抬头一看,客厅的银灰色挂钟被她取下来,换了一只夸张的卡通造型钟,立刻急怒攻心,卷着袖子就要和她理论。

也许身患癌症的时候,身外物才不重要。现在,个个都是我的心尖子。

10 thoughts on “身外情II

  1. 日常用品在家堆的满谷满仓的才能带给我安全感,就像朋友出差HK问我带什么,我总是列出一个清单,通常都是一样来俩,很少有单品的,总想着万一有哪个找不到了涅~

  2. 我觉得是没有安全感呢 = =

    俺娘每次都说我是做传销的。。。包太大。虽然时常觉得东西太多肩膀都痛。。。但左思右想也没觉得什么东西可以不带的。小包一律pass

  3. 呵呵,偶都是超级大包,基本上都在a4之上,基本上看到大包就想买。我现在背的两个adidas的包包,一个单肩的,有人说象出门旅行用的,一个大的斜背的,有人说象外出写生用的。

  4. 和你一样呀,一向绝对背大包包,一定要放的下A4的纸的。

    还有,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多踩着你往人爬的人呢?我这两天也遇到了一个,不过我没有你这么好的涵养,羞辱了伊一顿,虽然事后很鄙视自己和这种人计较。

  5. 何止A4,我的能塞俩手提电脑,平时上个课都带着纸巾润唇手霜吸油面纸手电筒风油精止痛片等等等等……
    生怕要用的时候没的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