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城市

今天在国贸闲逛,匆匆一瞥间无意看到一个年轻孕妇在挑选童装,伊比一般的准妈妈摩登许多,虽然小腹隆起看上去已经4-5个月了,还化着精致的妆,脸上红是红,白是白。身穿一套迪奥今季的粉色春装,包括俏皮的小帽子,保姆拎着prada的包包侍侯在一旁。

这一身行头怕不要几万块。我们看了,只会慨叹,不会咋舌。在国贸,这样的有钱人遍地走。除了有钱人,国贸还出没着各式各样光怪陆离的人。在国贸的星巴克等人,我一定会坐玻璃旁的高凳,干坐一个小时也不会烦,光看路人解闷已经值回一杯咖啡钱。有意气风发的白领,持手机讲英文,声音高八度;有高头大马的模特,打扮出位;提着名店袋子的小鸡小鸭,骨头没有几两重,光看眉眼就泄露了身份;各个国家的骗子,都在星巴克与瘟生接头,而专门陪外国人混的女人,即使单拖出现,也很容易认得出来:她们大都精瘦,黝黑,姿势夸张,并且——英文一定差。

朋友常说:如果有一天不在这公司干了,最舍不得的一定是国贸。在这里上班,不仅交通购物事事方便,还可以免费看西洋景。别的写字楼一年碰上的怪人,也没有国贸一天多,更别提久不久来扫货的小明星了,我这眼神不好的就看见过陈鲁豫,章子怡,蔡国庆,艾敬,英达夫妇……明星们并不好认,除非诚心戴大墨镜。他们跟银幕上很不一样,显的既黑且瘦,遇见赵薇那一回,伊在星巴克与人密斟什么事情,坐足半个多小时,我也没认出来,直到朋友下楼来,才发现是她。彼时正值还珠格格II播出,人气这么旺,都没有人围观,真寂寞。谁让她来国贸?到中小学去走走,恐怕脸都抓破了。

在国贸待得久了,各个店铺的位置了如指掌,哪一个忽然围起来装修,就象一嘴的牙缺了一颗,光秃秃看着难受,喜欢的店铺搬走了,要跌足好几天。上回出差,回来不防Naf Naf撤了店,一时心里冤的象是英台被许配了马家。还记得好多年前,那时还没有星巴克呢,现在max mara旁边的位置,是一家café,卖德国的面包,意大利的肉肠……琳琅满目,不买,看看也丰盛。我极喜欢他们的金枪鱼沙拉和水果奶油杯,每次都坐在门外扶梯下的座位上。当年与男友分手,就选择了这个地方,在自己熟悉的地头有自己喜欢的食物,好像心里就踏实些,说话也流利。分手后他从旁边的扶梯走了,我还冷血地吃完了整杯奶油。

这个城市正努力地把所有值得凭吊的案发现场都一一铲除干净,我们就快连回忆都没有了。我们所有的只是将来:地铁5号线, 地铁8号线, 地铁10号线……

2009年续:上述几条地铁线已通车。正在规划中的有6号线,4号线……

失忆城市》上有10个想法

  1. “彼时正值还珠格格II播出,人气这么旺,都没有人围观,真寂寞。谁让她来国贸?到中小学去走走,恐怕脸都抓破了。 “

    有够犀利的!!

  2. 最怀念还是嘉里商场和惠康超市的年代,能在嘉里买到便宜又好看的衣衣,那时的theme还是大品牌,CD啊啥的也不过在专柜冷清的守望着,一款包包放了几年还没出手。惠康的各类小食极多啊,大包的夏果不过50几元,西梅够大够肉还没核,港产冰淇淋仅售3块5。

    esprit刚来的时候好清新啊,小花花或是蓝色的麻质裙子很PP,皮凉鞋很休闲绝对比时下的款式好且才几百元,还是皮底的。

    后来回家生了个孩子,再回来时国贸已是面目全非了。卧薪尝胆狂补了几年的时尚课,现如今还是没胆量拿起件衣衣就往身上试穿了。范思哲已是一个落伍的概念,但如今的流行已让人感觉不到鲜明,更不用说震撼了。

    国贸,不变的是神头鬼脑的各色人等,每张脸后面的故事都比电视剧更dramatic。

    想打劫吗?去国贸吧,肯定比打劫银行收获大。

  3. 😀

    那个时候esprit,max studio,甚至是azona,几个店挨着,衣服都很精致,尤其是max studio,永远只得黑白两色,让我想起《开到荼蘼》里左文思的“云裳时装”。

    现在都变了。不知道是我胖的太离谱了还是因为他们换了设计师,max studio我记得原来宽袍大袖的,现在所有的牌子都贴身,瘦子穿上也捉襟见肘,都象偷来的

  4. 我住北京西边,那边人都老朴实了,一到了东城,就很不安,总觉得那边冷冰冰的又很势利,可能是偏见。有次大清早在东城一座很大的写字楼一楼等人,附近的地铁开闸了,涌出一群人鱼贯进大厦,个个面无表情步履匆匆,我和同伴面面相觑,感叹这节奏。

  5. “分手后他从旁边的扶梯走了,我还冷血地吃完了整杯奶油”.这个描述真别致,我若有机会作导演,这个情节一定要用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